【特警英雌】(第四部:双姝劫)(13)【作者:TinyFisher】   人妻小说 
字数:67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三、断肠字点点 风雨声连连

  武双喜命令石家兄弟:「来,把齐警官的大奶头贴到床栏杆上,捶打捶打!」
  还没有等齐薇挣扎,几个人就把她按在铸铁的床栏上。石城石乡兄弟俩一人按住她的一只乳房,把她被蹂躏得大了几号的乳头贴在上面。两个人同时挥起拳头,重重地砸在女特警肿胀的乳头上面。

  「啊——」齐薇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她的两个乳头本来就比寻常女孩粗大,被男人撕咬掐弄了大半天后,已经极度充血。两个壮汉的拳击就如同它们放在铁砧上捶打。瞬间两粒乳头都渗出了紫黑色的淤血。

  齐薇疼得浑身颤抖,脸色苍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叶兰馨也被眼前的惨状惊到了。她厉声呼喊:「快住手,快住手啊!」
  武双喜却用眼神示意石家兄弟继续,两人手起拳落,又是两下。在齐薇非人的惨叫声中,她的两粒乳头鲜血四溅,眼见得已经被打得爆裂了。

  叶兰馨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哭腔:「停手啊,求求你们快停手啊。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

  武双喜这才示意石家兄弟住手。他一把把叶兰馨的手臂抄起来:「叶警官,你给我站直喽。」

  叶兰馨硬撑住自己打晃的双腿站得笔直。武双喜绕到她的身后,紧紧地贴住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两只大手伸到她的胸前,握住她丰满圆润的乳房,女警官雪白的乳肉就从他的指缝溢了出来。

  武双喜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女人身子在微微地颤抖。他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如果你还想保住你同事的奶子的话,就要听爷的话!」

  叶兰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伸手抓住我的鸡巴。」

  叶兰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武双喜在说什么。她把头侧过来,看着身后的男人。
  「你他妈的听见没有,用手握住我的鸡巴!要不然我就把齐大警官的奶头剁下来!」

  叶兰馨毫不迟疑,一把抓住了双喜子的阴茎。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把男人的阴茎握在手里。那根东西又粗又长,坚硬而燥热。她轻轻地握着它,感觉到它在自己的掌心跳动着。

  一瞬间,她的脑海里竟然闪过一个念头:把这根东西塞进自己的下体里。
  在这漫长的一天里,所有对她肉体的侵犯都是为了让她准备好接纳这根东西。她的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被充分地蹂躏了,单单只留下她的处女地——这是韩素梅的恶毒之处。她要的就是尽可能地调动起叶兰馨的性欲,却不去满足她。让她像一个在沙漠里饥渴的旅人一样,越是想要饮水,却越把她拖到太阳底下暴晒。在这一天之中,她觉得自己的下体变成一条河,不停地泛滥,不停地奔流,已经把自己的子宫和阴道流淌得空空如也。她开始在脑海中幻想着男人阴茎的感觉,幻想着那根东西插入自己下体时的景象……

  她马上就被自己邪恶的想法吓到了。她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叶兰馨,你还是一个警察吗?你对得起牺牲的单秀妍和周鹏大哥吗?你对得起为了你受苦受难的齐薇吗?」

  武双喜的凌辱还在继续:「你说,武爷的鸡巴真粗。」

  「……」

  「怎么?不想说吗?!」

  「不……武爷,武爷的鸡……鸡巴真……真粗啊……」,说到最后的时候女警官已经满脸通红,声如蚊哼,几不可闻。

  「你他妈的是一个哑巴吗?要不要我让齐警官来说?!」

  武双喜的话音未落,石城一把抓起齐薇的头发,强迫她仰起身来,他猛地一拳,打在齐薇饱受摧残的乳房之上。

  「啊——疼啊——」当他的拳头收起来的时候,齐薇的一只乳房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叶兰馨已经顾不上自己的羞耻:「不要打,我说——武爷的鸡……鸡巴真粗,武爷的鸡巴真粗啊——」

  她一口气把这句粗鄙的下流话连说了两遍。小青衣在一边注意到,在说第二遍的时候,女警官已经满面绯红,而且眼角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有点儿勉强」,武双喜狞笑了一下:「接着说,我好想要武爷的鸡巴肏!」
  他的话音未落,齐薇又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原来石乡狠狠地撕扯了她另外一只乳头。

  女警监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她用洁白的贝齿咬住自己的下唇,好像在整理自己的思绪。等到她开口时,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叶兰馨好想让武爷的……鸡巴……肏啊……好想好想啊……」

  连武双喜都没有想到这个女警居然主动加料,连自己的名字都加了进去。他站在她的身后,没有看到此刻她眼角滴落的泪珠。

  武双喜正要开口,叶兰馨却接着说了下去,声音中的紧张和干涩已经不见了,变得圆润妩媚妩媚了起来:

  「武爷,求求你肏我吧,只要你放了齐薇,怎么肏我都行。」

  她把这么一句淫荡的话说得温柔动听,让旁边的男人瞬间对她产生一种又想爱怜又想凌虐的感觉。

  齐薇在一旁狂怒地叫喊了起来:「叶兰馨,你这个圣母婊!我不用你来怜悯!」
  旁边的石家兄弟已经被叶兰馨的一番话惊呆了,他们已经顾不上殴打齐薇了。
  叶兰馨把眼光移到了齐薇的身上。齐薇身上的伤痕让她想起了那个叫方凌霄的国际刑警。她对着齐薇温和地笑了笑,阖上长长的睫毛:

  「武爷,你喜欢处女吗?我还没有被人肏过呢。」

  说话中,她已经主动分开自己的双腿,用手引导着武双喜的阴茎顶上她自己的臀沟,武双喜已经有些傻了,任由面前的这个女俘虏来摆布。他的个子比女警官稍矮一些,而叶兰馨的美腿又特别地修长。他粗大的鸡巴毫不费力地贴着她的两瓣美臀插入她的两腿之间。她抽出自己的手,并拢自己的双腿,紧紧地夹住男人的鸡巴,并把身体软软地靠在武双喜的胸前,用空出来的两只手反搂住武双喜的腰:

  「武爷,你让他们放过齐薇,都来肏我吧。」

  韩素梅不明白叶兰馨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女警官脸上的泪痕尚在,那抹羞涩的绯红也在。她的语气虽然温柔性感,但是里面透着一种异常的坚定,好像有另外一个人在她的体内替她发声。

  武双喜握着叶兰馨乳房双手有些僵硬。他本来想在手下的面前尽情地挑逗羞辱这个女警——既然得不到她的额身体,那就尽情地凌辱她,泄泄自己的火。他却没有料到这个女警突然变被动为主动——比他想的还要主动。

  叶兰馨轻轻地扭动着丰臀和大腿,摩擦着他的鸡巴:「武爷——」

  武双喜的鸡巴被女警官大腿内侧的嫩肉包裹着,与刚才的乳交比起来,又有一种不同风情。加上女警官的主动投怀送抱,他色心大起,像一条公狗一样紧紧地搂住女警官抽插了起来。

  「嗯……啊……真他妈的舒服啊……你们把这个齐薇……哦……爽啊……别他妈的碰她了……哦哦哦……」

  叶兰馨看到打手把齐薇拉到角落里,大家都围上来看她和武双喜的色情秀,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无法改变了,周鹏和单秀妍的死、齐薇遭受的苦难都是自己给她们带来的。她在刚才做了一个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交换齐薇的安全,就如同上次她孤身去廖罡风的老巢去营救刚刚认识的汪惠一样。以她的性格,即便齐薇的落难与她无关,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贞操能够换回齐薇的安全,她也一定去做。她心底里所隐藏的爱的力量,哪里是韩素梅这样的戏子所能了解的呢?

  叶兰馨更加卖力地迎合着武双喜的动作。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武双喜滚烫的凶器在她的花瓣下面摩擦着。尽管隔着一条贞操带,男人的龟头还是可以轻易地刮蹭到她阴唇上敏感的嫩肉。弄了没有几下,她的下体已经变成了一片沼泽,液体已经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柔软,男人的每一次动作都让她的欲火高炽,她从一开始的违心迎合开始变成意乱情迷的主动,她的口中开始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哦……呵……好……好想要……哦……」

  武双喜的龟头和阴茎已经被女警官淫水浸泡了起来,他的感觉就像是真的在她的体内抽插一样,温暖、湿润、紧致。再加上叶兰馨的主动配合和悦耳的呻吟,他整个人都要爆裂了。他死死地勒住她的纤腰,屁股像一只风镐一样疯狂地做着水平运动。没用上十分钟,他就嘶吼着再次射精了。精液像花洒一样从叶兰馨的两腿之间喷薄而出,站在前排的男人们被喷了一身。

  武双喜停止了动作,他感觉到叶兰馨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滩泥,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然而她圆润的屁股却还在不停地在他的下体上蹭来蹭去,她的一双手还死死地箍住自己的身体,指甲紧紧地抠着自己腰上的肉……

  刚才一番激战,叶兰馨生平第一次被龟头摩擦自己的下体,她的情欲已经被调动得高不见顶。然而囿于贞操带的束缚,这些情欲的岩浆积累着,冲撞着,却找不到一个出口。她的意识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摄取了。她只想让男人快快地进来,把自己的下体捅穿插烂……

  「……好难受……不……不要停……要……要我哦……嗯……人家好难受哦……」

  武双喜已经被这个女警彻底地迷住,他一手玩弄着叶兰馨绝美的乳房,一手在她平坦滑腻的小腹上上下抚摸着。他心里翻过来覆过去就是一个念头:

  「我肏,这女人真的要留给黄贵兴吗?」

  叶兰馨在武双喜的怀里辗转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她的全身都是汗水,雪白的胴体在灯光下发出暖和的光芒,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湿透,一绺绺地垂在她的胸前。她绝美的脸颊、优雅的脖颈和高耸的胸脯布满了嫣红的颜色,就像是雪地上的霞光。白天里的她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现在的她就是一种沁人心脾的媚。
  这个女人,简直美到了极致,媚到了极致。小青衣心底里哀哀地叹了一声,她既爱怜、又嫉妒、且惋惜。

  叶兰馨的的喘息慢慢地平稳了下来,手也离开了武双喜的腰,他的皮肤上留下几道血红的指痕。

  她睁开双眼,环视着屋子的男人们,他们的眼睛血红,呼吸粗重,像是一群时刻要扑上来舔舐她血肉的野兽。

  就这么短短地一瞥,所有的男人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都觉着这个女警只在看着自己一个人。

  叶兰馨用自己的双手摸上了武双喜的双手,配合着男人的双手在自己的乳房和小腹上游走,熟练得好像一个职业妓女。

  杀人不眨眼的双喜子已经傻了。他不知道这个女警要做什么。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叶兰馨却先开了口:「我求你两件事好吗?」

  她的声音很柔软,也很清晰,屋子里一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和武双喜的身上。

  人们听到武双喜的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他的声音变得干涩无比:

  「啥事?」

  叶兰馨引导着他的手指捻着自己娇小的乳头,他感觉到那粒乳头又硬又挺。
  「放了齐薇。」

  「哦?」武双喜眯起了眼睛。

  「让大家轮……轮流……要我」,她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来,她满是汗水的身体像一条白鱼一样滑腻轻盈。她柔软丰满的双峰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她的鼻子几乎顶上了他的鼻子。她美丽的双眼盯着他血红的眼珠,同时把他的手移到了自己的下体上:

  「我……我这里面好难受。」

  「……」

  她环臂抱住了武双喜,就像是抱住自己的情人一般,她闭上眼睛,喃喃地说:
  「求你了,不要把我留给黄贵兴。大家都在等着呢……」

  屋子里的男人们爆发出一阵兴奋的嚎叫:

  「喜子哥!快点儿啊!」

  「双喜,别他妈的磨叽了!」

  「老大,破了她!」

  「对啊!你第一个上!」

  「肏她!」

  最后屋子所有人的声音都变得整齐一致:「肏她!肏她!肏她!」

  武双喜内心里早已按捺不住,被她这么一说,更加无法自持。他也看到手下人的跃跃欲试,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做点儿什么的话,估计手下这批亡命之徒也不会就此打住的。他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暴露,大喝了一声:

  「好!」

  听到武老大开了口,人群静了下来。武双喜啪啪地拍着叶兰馨雪白的臀部:
  「好!我们今晚就开荤!把这个警妞给轮了!」

  叶兰馨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

  韩素梅的身子也是一震,脸色变的煞白,她知道双喜的个性,说到做到。但她也知道,如果她今晚保不住叶兰馨,黄贵兴也不会放过她们母子两个的。
  「双喜哥……」

  武双喜根本没有看她,继续吩咐:

  「石老大,你和老二把这个齐薇给赵老四送去。让他拉到菜地里,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石家兄弟会意,拖着齐薇向外走。

  齐薇这种宁死不屈的湘妹子个性,看不得自己的领导在毒贩面前变得如此下贱和软弱。她一边挣扎一边喊:

  「叶兰馨,你个不要脸的,你还是个警察吗?!我不要你救我!叶兰馨,你无耻!你下流!」

  韩素梅知道赵老四是给武双喜看罂粟地的老头。那块地里埋着好几个女孩的尸体呢,包括今早在地里被乱枪打死的那个女警察。武双喜这么说,明着是放了齐薇,实际上是让赵老四把齐薇弄死埋到田里去。

  叶兰馨把头倚在武双喜的肩上,装作没有听到齐薇的骂声,可她的眼眶里已经溢满了泪水。

  武双喜用手扯着叶兰馨的贞操带:「素梅,钥匙呢?」

  「双喜哥,不要这样,黄县长说过……」

  韩素梅的话音未落,就被旁边的人狠狠地踹了一脚,倒在地上。

  「快他妈地把钥匙交出来!」

  「钥匙!钥匙!」

  「给我狠狠地打!」武双喜指挥着手下人殴打韩素梅。韩素梅倒也硬气,虽然被打得满地翻滚,哀叫连连,却绝不开口招认。

  武双喜看了一会儿,他觉得韩素梅是不会说了。他转向一旁呆若木鸡的杨伟:「小伟,你妈把钥匙藏哪儿了?」

  杨伟的小眼睛骨碌碌地转着。韩素梅来的时候就担心武双喜和他的那些村民们管不住自己的鸡巴,所以偷偷打电话叫儿子把贞操带送来。杨伟第一眼见到叶兰馨就被迷倒了。虽然他还未成年,却也已经跟着武双喜的手下祸害过不少的女中学生了。整整一下午,他心里都在琢磨怎么找机会在这个女警身上来一炮。
  刚才武双喜终于吐了口风说要轮奸这个女警察,他心里乐开了花。他根本不在乎黄贵兴的厉害,心里只觉得自己的妈很讨厌,为什么还不快点儿把钥匙交出来。

  听到武双喜问他,他赶紧说:「双喜叔,这个东西是我拿来的,可是我妈锁完了就把钥匙藏起来了,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他说的倒是真话。不过他一边的那个叫王八的少年忍不住了,冲上来就是一拳,打得他鼻血直流。

  「肏你妈!快点交出来!」

  「你去肏啊!」杨伟嘴上虽然硬,自己心里却怕了。他一溜烟跑出屋子,「我去找——」

  「小伟,你回来……」韩素梅的话音未落,旁边的男人们又是一阵拳脚。
  杨伟拿着钥匙的手在微微颤抖,武双喜在他屁股后面踢了一脚,他才镇定了下来。咯嘣一声,他打开了叶兰馨腰上的锁。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手上举着一副湿淋淋的贞操带。屋子里发出震天动地的嚎叫声。

  叶兰馨一手掩住胸部,一手遮住下体,她现在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武双喜过来拿开她的手,把她像小女孩把尿一样抱了起来。他把她的双腿大大地分开,把她两腿之间的处女地展现给自己的手下:

  「看看这个小嫩屄!」

  一幅世间罕见的美景展示在这些粗鄙的男人面前。女特警的下体同身体的其它部位一样美丽娇嫩:那里没有任何的色素沉淀,稀疏柔软的阴毛根本遮挡不住雪白的肌肤和粉红的阴唇。因为发情的关系,她的阴道口微微地张着,两片贝肉一样的阴唇泛着晶莹的水光,对着男人们一张一翕。在贝肉顶端的交汇点,一粒红石榴籽大小的阴蒂已经探出头来。更让人血脉贲张的是,一道晶亮丝滑的液体正在顺着她的会阴流了出来,缓缓地滴落。

  男人们再度被这个美女镇住了,他们张大了嘴,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这是叶兰馨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阴部,而且一下子就是二十几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她几乎羞愤得昏死了过去。

  武双喜却不放过她,继续大声说:「好好看看这些鸡巴,这些都是你的老公,哈哈哈!」

  在男人们的淫笑声中,叶兰馨把头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胸前,她觉得自己身体里在燃烧着一把大火,大脑像是被强大的耻辱感摄取住了,无法运转和思考。
  等到武双喜把她放下来,她偏过头去,伏在武双喜的耳边:「你杀了我吧。」
  「啥?」

  「你们把我……弄……弄了之后,就把我杀了,跟单秀妍埋在一起吧。」
  「呵呵」,武双喜冷笑着,「武爷才舍不得杀你,除非你被活活肏死!大家以后每天都排着队来肏你,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

  「肏她!」

  「肏死她!」

  「对,活活肏死她!」

  武双喜在叶兰馨的下体摸了一把,把手掌上的淫水抹在她漂亮的脸蛋上:「来,先把武爷伺候爽了!如果武爷高兴,哪天赏你一个痛快,把你跟大奶头警官埋在一起做个伴!」

  听到齐薇的噩耗,叶兰馨人如电亟,肝肠寸断。她身体一软,就瘫软在武双喜的脚下。

  「哈哈哈——开苞喽——」

                * * *

  齐薇不知道车子在雨夜里开了多久。

  她被反绑着扔在后座上,除了疼痛和愤怒,她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感知。
  石氏兄弟一边在谈论着叶兰馨美好的肉体,一边抱怨着自己被派了这么一个倒霉的差事,失去了尽早品尝叶兰馨肉体的机会。他们把自己心里的怨气都发泄在齐薇的身上。他们嘲笑着她一切不如叶兰馨的地方,乳房、腰身、容貌……石乡抱着她的裸体,不停地玩弄着她伤痕累累的乳房和肿胀流血的阴户,他吸着烟,直接把滚烫的烟灰弹落在她的肉体上,有时甚至用烟头烫她的乳头。

  齐薇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她的身体机械地随着男人的刑罚抖动着,偶尔发出一两声痛苦的呻吟。石氏兄弟以为她已经认命了。但是他们看不到她心里愤怒的杀机。

  车子翻过一道山梁,看得到前边一粒昏黄的灯光。那是赵老四的小窝棚。车子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在湿滑的泥水地上失去了控制,石城手忙脚乱地才把车子停下来。这个地方旁边就是一道山崖,如果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肏你妈的赵老四,地上都是什么鸡巴玩意儿?!」

  石城骂骂咧咧地下车检查。在漆黑的雨夜里,他看到地上好像伏着一个人。他走过到近前,把那个人翻了过来。虽然天黑雨大,但是那副模样他太熟悉了,正是看罂粟地的赵老四。

  他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大雨天赵老四会趴在外面,自己的头上就挨了重重一击,昏死了过去。

  石乡等了又等也不见石城回来。他把手里的香烟按灭在齐薇的胸口,车子里弥漫着烧灼皮肉的味道和女警官凄惨的叫声。他推开车门,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看到车外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和那个人手里的手枪。

             [To Be Continue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