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虐俱乐部】(第五章)作者:kingpin   另类小说 
字数:23358

                    第五章因浣弄而痉挛的濡肉!                (1)

  全身湿透的流着汗水,有理子像是要绝息般的「哈啊哈啊」的喘气。

  双手还是被绑在身后,因为全身被绕过天花板横樑的绳子吊了起来,上半身往前倾倒的将双臀往后突起,身体软弱无力的被绳子吊着。有理子伸直踮起的双腿,大大的往左右张了开来。

  玉珠般的汗水顺着白皙的肌肤流下,趴搭趴搭的滴落。艳丽的黑发已经完全的被汗水沾湿,就像是刚洗过头一样。

  「可以,住手了吧……不要再继续了……」

  有理子发出啜泣声的喘息,微弱的摇晃着头.

  「还早还早,还没彻底的嚐到醋的滋味喔。呵呵呵,有理子这样丰满的屁股,最适合用醋来浣肠了。」

  濑岛一边舔着舌头高兴的笑着,一边压下了玻璃的帮浦。这已经是第三次的浣肠了。注入了五百CC的醋之后排泄结束后,又再次的注入。这样的事持续不断的重複.

  醋大量的流入,瞬间有理子就因为那强烈的刺激而竖起了寒毛。

  「啊……呜喔,呜呜喔!……好痛苦!」

  就像是流入了火焰一样,才刚被注入,猛烈的便意就鼓胀了起来。有理子完全无法静着不动,腰肢哆嗦发抖的扭动了起来,摇晃着乳房挥甩着黑发。

  「好痛苦,太痛苦了呀!……呜,呜呜喔……会死的呀!……」

  「就是要感受到要死的痛苦才有趣不是吗,有理子?而且就是因为这样悦耳的哭声,所以才有浣肠的价值啊。」

  「饶,饶了我吧!……好难受!不要再进来了,已经!……呜呜喔!……」
  有理子哭着,呻吟着,忍耐不住的绞挤着喉咙。

  用醋浣肠难受的程度,是用甘油液时完全不能比较的。肠子好像被撕裂,真的以为会被这样折磨致死。每次重複的时候,又会变得比上一次更加的难受。
  「不要才这样子就开始抱怨了喔,太太。真正的地狱从现在才要开始。」
  「嘿嘿嘿,那样痛苦的表情真让人受不了啊。不光只是老大,就连我都想把你浣肠折磨直到死了为止啊。」

  从左右窥视有理子的脸孔,长山和村井轻蔑的笑着。津崎也一边得意的笑,一边继续用摄影机对着有理子拍摄.

  随着被用力的压下的帮浦所发出的「叽!」的玻璃声,大量的醋流入了。有理子的肛门到直肠,还有内脏里的每一吋,都像是正在火辣辣的被灼烧。

  「好,好痛苦……呜喔,呜呜喔……」

  有理子几乎发不出声来,连呼吸都没办法的,只能痛苦的呻吟。散发着汗光的裸体,又喷出了更多的油腻的汗水。

  有理子身体无法停止的哆嗦颤抖着,拼命紧咬的牙齿也咖搭咖搭的作响。
  无论是对濑岛的憎恨与愤怒,或是被浣肠的羞耻和屈辱,任何什么其他的事现在都像是被便意的痛苦给吞没了一样。连正在被摄影机拍摄中都给忘了。
  「呜,呜喔……已经,已经……不行……了,要出来了呀!……」

  「呵呵呵,如果现在就拉出来的话就要再次的被注入喔,有理子。来吧,全部吞下去吧。」

  濑岛粗暴的压下了帮浦。一口气大量注入的醋形成了激流,在有理子的肠腔里形成了漩涡.

  「太,太痛苦了呀!……呜,呜喔喔!」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呻吟的挣扎着。随着激流的感觉,帮浦被一口气压到了底,五百CC的醋被一滴不剩的注入了。

  「真是厉害啊,太太。又全部的吞进去了,嘿嘿嘿。」

  「被老大用醋浣肠,连续三次都没漏出来的,太太可还是第一人啊。」
  长山和村井一边窥视有理子的肛门一边轻蔑的笑着说.

  「呵呵呵,也就只有有理子的屁眼,才能这样好好的夹住啊。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我看上啊。」

  慢慢的将嘴管拔了出来,濑岛满意的说.

  然后得意洋洋的窥视着有理子美丽的容貌。有理子汗流满面的咬着嘴唇,如今就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那就在失神边缘的意识,也被到了极限的便意火辣辣的灼烧。

  「啊啊!已,已经,不行了!……」

  「如果想要我们看你排便的话,就要好好的跟我们请求喔。」

  「出,出来了呀!……」

  有理子已经听不见濑岛的声音似的,无力的摇晃着失去了血色佈满了汗水的美丽容貌,喉咙「咿咿」的绞挤着。

  村井取来便器准备好时,濑岛用指尖在有理子的肛门上慢慢的搓揉着。因为如今就像是要爆开来的便意,可以在有理子的肛门上感受到一阵阵的痉挛。
  「住,住手……不要碰,会,会出来的呀!」

  「出来也没关系喔,有理子。屁眼一边被欺负一边排泄,说不定会意想不到的舒服喔。」

  「怎么这样!……不要,不要!……呜呜喔,饶了我吧!」

  眼看着即将就要被撑破的肛门,被画圆般慢慢的被搓揉,使的有理子的裸体竖起了寒毛。

  「呵呵呵,长山,你也去欺负一下太太的胸部吧。」

  「是的,老大。」

  长山像是期待以久的样子,高兴的朝着有理子丰满的乳房伸出了手。两只手掌大大张开握住的揉捏,也将乳首捻了起来。

  村井则是在有理子的下方一边拿着便器,一边巧妙的用手在有理子的大腿内侧爬动,不时偶然的将手滑向了有理子的媚肉。

  「啊啊!……不要,呜喔……呜呜喔……」

  有理子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搓揉着肛门的手,欺负着乳房和大腿内侧的手,那些感觉,都使着腹部发出高声的回应。在变得黑暗的视觉里,散发出了苦闷的火花。

  「怎么啦,有理子。现在拉出来也可以了喔。」

  濑岛继续的嘲讽,搓揉着有理子肛门的手指,也渐渐的沉没了进去。一边推挤一边钻入了拼命的紧缩着的肛门的粗大手指,使的有理子从喉咙里喷出了「咿咿!咿咿!」的悲鸣.

  「出来了呀!……咿!咿!出来了!」

  有理子全身明显的哆嗦颤抖,濑岛的手指就像是飞了出来一样,黄浊的醋就紧跟着的喷了出来。

  已经被多次的浣肠过后,出来的黄浊液体只剩下醋而已。有理子一边一股接着一股的喷洒,一边呻吟的扭动着身体,发出哭泣的声音。

  「好,好想死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散布开来的醋味,令人感到窒息般的包围了有理子哆嗦颤抖着的双臀。
  有理子的肛门从内华丽的往外张开,可以窥视到肠壁绞挤的将醋喷出。简直就像是软体生物一样的一阵阵的蠕动。在那肛门的周围,濑岛还继续仔细的用手指爬着,品嚐着那妖美般可口的滋味。

  ***********************************
                (2)

  「这样的排泄真是壮观啊,有理子。屁眼还在一阵阵的抽搐呢,呵呵呵。」
  「啊啊……不要……啊啊!……」

  「屁眼大大的张开,真是好景色啊,有理子。真希望也能让正在出差的北泽君看见这一幕。」

  「不要啊……」

  有理子的哭声变得更加的高昂。

  长山和村井也一边得意洋洋的观看,一边继续的让手在有理子的乳房和大腿内侧爬动。

  「出差中妻子被浣肠,还张开屁眼排泄,你丈夫应该连做梦都想不到吧。」
  「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喔。在你丈夫出差的这段期间里,我们会彻底的调教太太的屁眼的,嘿嘿嘿。」

  长山和村井这样嘲笑的说.

  「嘿嘿嘿,像太太这样的美女被这样子的浣肠,张开着屁眼的影片,应该很少见吧。」

  津崎也一边用摄影机拍摄有理子肛门的痉挛,一边这样的嘲讽. 不光只是津崎的眼睛,就连摄影机的镜头好像也都佈满了血丝.

  有理子的肛门每次看似醋的排泄就要停止,就会又再次的喷洒了出来。在便器里形成漩涡,也溅起了水珠打在濑岛的脸和摄影机的镜头上。

  「好想死啊!……啊啊……」

  有理子拧扭着身体哭号着。

  醋的排泄时的强烈的刺激,蹂躏着有理子肛门的粘膜。同时也混入了醋的刺激,和排泄的解放感。

  「全部挤出来了吗,有理子?」

  「…………」

  虽然濑岛这么的问,有理子也只是由大声的哭号变成了低声的啜泣,紧闭着双眼哈啊哈啊的喘气着。

  有理子的肛门少许的滴着醋,软彭彭的肿了起来,展现出鲜红色的肉襞,一阵阵的颤抖,收缩.

  「呵呵呵,有理子,看着你这样子的屁眼,真是令人受不了啊。」

  这么的说后,濑岛在有理子的后方蹲了下来,将臀丘的谷间完全的拨了开来。然后身出了舌头嘟起了嘴唇,突然的吸起了有理子的肛门.

  「啊……咿咿!……」

  有理子就像是触电般的,赤裸的身体弹跳般的颤抖着,背部反仰的挥甩着黑发。踮着的双腿和软弱无力的双膝就像是要崩溃了一样。

  「住手!……那种事情,啊啊!……饶了我呀!」

  连续浣肠和排泄之后,有理子的肛门变得异常的敏感的疼痛着。那里被嘴唇吸吮时更加的难以忍受。不敢相信又被那样子的做了。

  但是,濑岛的嘴就像是水蛭一样的吸着有理子的肛门不肯离开. 无论再怎么的扭动腰肢想要摆脱,濑岛还是继续发出啾啾的声音吸着有理子的肛门,用粗糙的舌头舔舐着。

  就像是看到了好吃的东西一样,在有理子膨胀肿起的肛门上舔舐,吸吮,像是要把舌头压入般的钻动着。

  「咿!咿!……不要啊……咿咿!……」

  有理子在濑岛的舌头和嘴唇之下被控制着,像是变成了会跳舞的肉娃娃。有理子扭动着腰肢,摇摆着乳房,左右挥甩着黑发。

  那对乳房被长山的手掌大大张开的握住,绞挤般的揉捏着。有理子丰满的乳房,被拧挤的好像随时都会喷出乳汁一样。

  村井的手也从下面匍匐前进,在有理子大腿内侧上抚摸着,往媚肉为目标爬动。指尖触碰着女芯的肉芽,将包皮剥开暴露出来。

  「啊啊!……不要,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疯狂的哭泣和挣扎。将有理子像前倾的吊了起来的绳子,也发出了嘎兹嘎兹的声音。

  「嘿嘿嘿,太太也可以感觉到老大对你的迷恋了吧。居然会这样舔着才刚排泄结束的屁眼啊。」

  「要尽力感到厌恶的让他高兴喔。如果太快就屈服的话,尻责的过程就没有意思了呢。」

  长山和村井对有理子嘲笑的说,粗声的大笑了起来。在这段时间,两人还是继续的揉捏着有理子的乳房,在媚肉周围描绘着,欺负着被剥露出来的女芯的肉芽。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

  肛门被吸吮和舔舐,乳房被揉捏,还有女芯的肉芽也被欺负……有理子成熟的肉体,无论再怎么样的控制,也没有办法持续的忍耐下去。在感到噁心的心情的反面,有理子人妻的本性也朝着男人们的嘴和手指的动作渴望的聚集了起来。
  在身体深处酝酿起热量,开始触电般的发麻。就连所感受到的疼痛也开始变化,使的肉体开始慢慢的融化。

  (不,不行……啊啊,这种……这种事情……)

  有理子不敢相信自己身体的顺从。被令人感到反胃般讨厌的濑岛,在令人作呕的排泄器官上舔舐的时候,有理子却渐渐的感觉到鼓胀了起来的官能。

  「不,不要啊!……」

  像是要将那鼓胀起来的疼痛驱逐,有理子发出了悲鸣.

  可是在怎么的控制也是没用的。乳首已经硬梆梆的立起,女芯的肉芽也充血的微弱的晃动。然后从身体的深处,开始渗出了湿热的东西。

  「……住手……已经不要了呀……」

  呜咽也变成了带着娇艳气息的啜泣,掺混入了喘息。

  「有感觉了吧,有理子。」

  濑岛将嘴一时的离开了有理子的肛门,用周围变得湿黏的嘴说.

  「……不要……那样子……」

  「那样子是那样啊,太太。肉屄都已经变得湿淋淋了喔。」

  村井举起了在媚肉上探索的手指展示着。上面已经沾满了从有理子媚肉渗出来的蜜汁,黏答答的发光,牵起了一丝丝的细线。

  「不,不要啊!」

  知道了自己羞人的反应,有理子发出了悲鸣. 感到了生不如死,佈满了汗水的裸体,又喷出了更多的汗水。

  「原来如此,变得软绵绵露出漂亮颜色的,原来不光只是屁眼而已啊,有理子,呵呵呵。」

  濑岛窥视着有理子的媚肉,透过那连手指都不用就已经松解开来的秘缝,可以看见那妖性般湿润的肉层。

  「屁眼被舔所以有感觉了吧,太太。身体是很老实的啊。」

  「看起来好像很想赶快咬着又粗又大的东西,一阵阵的抽搐着呢。你很喜欢吧,太太。」

  村井和长山粗声的大笑。

  「啊啊……不要……不要!……」

  挥甩着黑发,腰肢摇摇晃晃的摇动着,有理子喘气般的啜泣着。

  明明就是被自己所嫌恶的濑岛给玩弄,可是居然还这样一股接着一股的溢出了蜜汁,有理子的羞耻和屈辱疯狂般的高涨了起来。

  「呵呵呵,真是敏感的身体啊,有理子。在北泽君出差回来前的这五天内,看起来每天都会变得很好玩的啊。」

  这么舔着舌头高兴的说后,濑岛又再次的在有理子的肛门上吸舔了起来。
  「啊啊!……咿咿!……」

  有理子翻起了白眼,身体向后仰起。

  ***********************************
                (3)

  濑岛从嘴里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的舔着有理子的肛门,猛力的吸吮着。前端卷起的舌头,就像是想从肛门钻入到直肠一样,使的有理子咿咿的紧绞着喉咙。
  「啊啊!……不,不要……」

  虽然有理子哭喊着,虽然知道这样只会让濑岛高兴的更加用力的吸吮,但是还是无法忍着不发出声音。

  「呵呵呵,可以像这样的舔着那样意志坚强的有理子的屁眼,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因为激烈的舔着有理子的肛门引出了哭声,濑岛好不容易的抬起头来,嘴边湿黏黏的,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伸出舌头舔着。

  「怎样,被那样令你讨厌的我,舔着屁眼的发情了,呵呵呵。因为北泽君没为你做过这种事情吧?」

  「不要!……」

  有理子一边啜泣,一边微弱的摇着头.

  三次重複的用强烈的醋浣肠和排泄,然后刚排泄后的肛门又被吸舔,有理子的肛门已经已经变得酥麻。肛门的粘膜充血了起来,从内往外的盛开,生动的大大张开着口。

  丰满紧实的双臀上汗水黏答答的发光,玉珠般的汗水画出了数条线向下滴流。然后,佈满了汗水的乳房到腹部随着「哈啊!哈啊!」的喘气波动着。

  「呵呵呵,长山,村井。」

  被濑岛点名,长山和村井微笑的点了点头. 在濑岛下一句话说出口前,就已经等不及的开始把裤子脱下来了。

  濑岛惊讶般的笑着。

  长山和村井从刚刚就在等濑岛的指令。濑岛要说什么两人早就心中有数了。
  健壮的耸起的肉棒露了出来,长山在有理子的头前,村井在有理子的双臀后站好了位置。

  「嘿嘿嘿,期待以久了,太太。」

  「肉屄已经这样子的湿淋淋的,等不及要被粗大的肉棒给刺穿了吧。」
  有理子惊讶的抬头时,村井的手已经将腰肢,长山的手也已经将黑发给抓住了。

  「啊,啊啊!……不要啊!……」

  有理子颤抖的发出了悲鸣,头疯狂的摇晃着,腰肢也扭动了起来。

  比起被长山和村井从上和下同时的侵犯,被濑岛看见被两人侵犯反而对有理子来说还要更加的令人害怕和屈辱。濑岛得意洋洋笑着的注视的目光,使的有理子疼痛的感觉到全身的寒毛竖起。

  「不要!不要!……啊喔,喔咕咕……」

  有理子发出悲鸣的嘴,瞬间被粗暴的塞入的长山的肉棒给塞满,悲鸣也「咕咕」的变成了呻吟声。

  就像是要贯穿到喉咙一样,有理子像是要呕吐般的呻吟着。

  「喂,还不快好好的吸着,太太。舌头也要用啊。」

  长山抓着有理子的黑发前后摇晃时,村井也将灼热的肉棒开始慢慢的将有理子的媚肉分开后插入。

  「肉屄也要好好的吸住喔。因为我会尽可能的深深的插入的喔,嘿嘿嘿。」
  露出了接近苦闷的表情,有理子的腰肢哆嗦的颤抖着。

  明明已经像是融化般的满溢了出来,可是还是陷入了要被扯裂般的错觉. 这和被村井第一次侵犯时不同,因为被濑岛看着,使的有理子有了这种感觉.
  「呜喔,呜咕咕……」

  有理子不由得的翻起了白眼。

  令人害怕的健壮的肉棒,将融化般柔软的嫩肉卷起,拖拉般的渐渐的插入。
  明明就是被濑岛观看着,可是就像是等不及般的,媚肉吵闹般的蠕动,腰肢绝望的曲扭了起来。

  很快的肉棒的前端顶起了有理子的子宫口。

  「呜呜喔!」

  有理子的双膝摇摇晃晃的失去了力量。眼前变得漆黑。

  (亲,亲爱的!……亲爱的……)

  有理子拼命的在脑里追求着丈夫的身影。就像是嘲笑有理子般的,身体的芯抽搐般反覆的收缩. 无论再怎么的想要控制,肉体却自私贪婪的追求着快感。
  有理子已经无法好好的呼吸了。从上面和从下面贯穿的肉棒,在有理子的体内就像是变成了一根的联系在一起。

  濑岛就像是看着耀眼的东西似的,瞇着眼睛的注视着那样子的有理子。
  「怎样啊,村井?」

  「嘿嘿嘿,紧紧的夹住了喔。完全感觉不出来有生过小孩啊。」

  就像是诉说那无法忍受的程度,村井露出了狂喜般的表情。

  长山也插入了有理子的喉咙深处,高兴的笑着。

  「还不要让她高潮喔。那么快就得到满足的话,就不叫做调教了。」

  「知道了,老大,嘿嘿嘿。」

  村井和长山同意的笑,配合着有理子腰肢和头部摇晃的节奏,开始突刺。
  「啊……喔喔呜……」

  有理子毫无办法的,在眩目的官能里被翻弄着。从刚刚就在闷烧的官能,一口气轰的烧起了大火,将身体中的肉变成糊状般的融化。

  有理子已经与意志无关的扭动着腰肢,紧绷张开的踮起的双脚像是已经没有了支撑身体的力量,膝盖摇摇晃晃的发抖着。

  「要更有感觉喔,太太。变身成为一头牝兽吧。」

  「尽全力的往高潮去吧,发狂吧。快,再更加的发情吧。」

  村井和长山毫不留情的折磨着,追逐着有理子。

  有理子的膣和嘴各被一根的肉棒刺串般的突刺着……在濑岛的眼里和津崎的摄影机里,这样的显映了出来。

  濑岛蹲了下来,轮流的窥视着有理子的股间和嘴。有理子无论是媚肉或嘴,都感觉像是尽了全力的含咬着了棒子。每次肉棒的律动,媚肉和嘴的粘膜都会被卷了起来。

  「呵呵呵,这真是厉害啊。虽然身为北泽君的妻子,可是却又同时用肉屄和嘴这样的含住两个男人,真是令人惊讶啊,有理子。」

  即使被濑岛这样的嘲讽,有理子也好像已经听不见了。

  「呜呜!……呜喔,呜咕咕……」

  一边被官能的火焰卷起,一边被无止境追逐,有理子的脑里被烧成了一片空白。

  (死了…死了呀……)

  被眩目的火焰灼烧,有理子变得几乎无法喘过气来。有理子一方面就要失去了意识,另一方面身体也开始朝着官能的绝顶暴走。

  可是就在还差了一步时,村井和长山出人意料之外的突然停下了动作。然后就在这时候,村井和长山离开了有理子的身体.

  (怎,怎么这样!……啊啊,在这里停了下来……)

  为什么……眼看着就要这样的说出口,有理子挥甩着黑发。像是追求着被抽出的东西,有理子的腰肢主动淒惨的扭动了起来。

  下一瞬间,冰冷硬质的感觉贯穿了有理子的肛门.

  「呵呵呵,这边也忘了的话就糟糕了喔,有理子。」

  知道打算要做些什么,有理子发出了悲鸣.

  「不要啊!……那种事情,住手!……已经,已经不要了啊……」

  刚刚累积的官能一瞬间飞走般的消失,有理子全身竖起了寒毛。

  「嘿嘿嘿,浣肠责罚还没结束喔。才完成了三次而已,老大可是没那么的好说话的喔。」

  「不要,不要!……那种事,到底要做几次!……啊啊,会发狂的啊……」
  「第四次的浣肠结束后,又会把粗长的东西插回肉屄的。这样子,太太也可以有各式各样不同的享受喔。」

  长山和村井摇摆着健壮耸立着的肉棒,粗声大笑着。

  「不要啊!」

  嘴管的前端深深的埋入了肛门时,有理子又发出了悲鸣. 明明还没有开始注入,因为之前醋的刺激,使的肛门的粘膜又刺痛了起来。

  「来吧,第四次的浣肠喔,有理子。」

  濑岛开始慢慢的压下了帮浦。玻璃发出了「叽!」的响声,醋也卷起了可怕的漩涡从肛门流入了有理子的体内。

  「啊……啊喔喔!……不,不要啊……」

  有理子僵硬的美貌向后仰起,紧紧的咬着嘴唇,身体哆嗦的发抖。

  「咿!咿!……好痛苦!咿咿!……」

  虽然拼命的咬着牙齿,但是强烈的醋的刺激还是使的有理子「咿!咿!」的绞挤着喉咙。

  濑岛高兴的压着帮浦。简直就像是射精一样,每次三十CC「啾!啾!」的断断续续的注入。

  「怎样啊,有理子,第四次浣肠. 呵呵呵,变得越来越没办法忍受了吧。」
  即使这么的问,有理子也只能发出「咿咿!」这样从喉咙绞挤出的悲鸣. 糜烂的内脏感受到了撕裂般的刺激。这样的浣肠简直就像是对内脏的拷问。

  可以看得出来濑岛是比长山和村井还要更加的冷酷,对浣肠更有异常执着的变态者,有理子再一次的体会到了。

  「……好,好难受!……要漏出来了!……」

  「我应该说过了,漏出来的话,就要再一次的重新注入喔,有理子。」
  「啊啊!……救命啊……已,已经,不能再进来了!……咿!咿咿!……」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摇晃乳房扭动着腰肢,双膝盖摇摇晃晃的哭了出来。
  「嘿嘿嘿,已经第四回了,这样的痛苦应该已经渐渐的变得舒服了吧?」
  「会舒服到高潮的喔,太太。嘿嘿嘿,无论如何,老大都会把你调教成对浣肠会有感觉的牝兽喔。」

  长山和村井也对有理子嘲讽着,又伸出手开始在乳房和大腿内侧上爬动。
  「咿!咿!……出来了呀!……呜呜喔……」

  「连一百CC都还没注入进去,有理子。努力夹紧屁眼,尽量的受苦吧。」
  「太痛苦了啊!……呜呜喔,好难受!……好难受!……要出来了呀!」
  有理子佈满了汗水的裸体,因为痛苦而翻腾着,几乎要绝息般的全身痉挛。
  ***********************************
                (4)

  接近三百CC被注入时,有理子的痉挛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

  「咿咿!咿!……要出来了,出来了!」

  发出了几乎是悲鸣的声音,随着双臀哆嗦的颤抖,有理子开始像下小雨般的漏了出来。

  「哎呀呀……中途就漏出来了,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太太。」

  长山惊慌失措的用便器接住。

  「说过不要漏出来的,没听到吗,太太。怎么没经过允许就泄出来了呢?」
  村井故意的骂的说,使劲的绞挤着有理子的乳房,捻起了乳首扭转着。
  「啊啊!……啊啊!……」

  有理子高声的哭了出来。一旦崩提了之后就没有办法压抑下来,噗叽噗叽的流入了便器。出来的只有醋,看起来就跟刚被注入时一样。

  「呵呵呵……」

  濑岛一边的笑,又再次继续的压下了帮浦。完全不顾有理子正在排泄当中,就这样的将嘴管深深的刺入,用力的将醋注入。

  像喷泉般的喷出的水流,以及快速的被注入的水流,在有理子的直肠里冲击的形成了激烈的漩涡.

  「怎么这样!……咿咿!……咿咿!……不要啊……呜呜喔……」

  苦闷的呻吟和悲鸣,与哀号声混和在了一起。

  帮浦好不容易被压到了底,嘴管被拔了出来,有理子的便意一口气的喷了出来。喷洒在便器里形成了漩涡.

  「又很厉害的喷出来了呢。喂喂,在更优雅一点怎样啊。」

  「完全没办法想像这样的美女人妻会做出这种事来啊,嘿嘿嘿。」

  长山和村井粗声大笑的窥视着。

  「啊啊……啊啊……」

  一股接着一股的喷出,有理子像是内心受到了无法恢复的创伤,放生的嚎啕大哭。

  在这段期间里,濑岛又再次的用手指慢慢的探索着,有理子生动的开着口的肛门的周围。

  长山和村井早已经又在有理子的头和双臀边站好位置,握住耸立的肉棒。这次是由村井侵犯有理子的嘴,长山侵犯有理子的媚肉。然后从上和下的与有理子紧密的纠缠在一起。

  「啊啊!……不要啊!……」

  有理子的悲鸣,被鲁莽的推开了嘴唇插入嘴里的肉棒给堵住,只能发出「咕咕」的喘息声。

  有理子翻着白眼,从喉咙里发出了呕吐般的声音。好像又被肉棒插入到了喉咙的深处。

  深吸了一口气后,长山也粗暴的贯穿了有理子的媚肉。拖扯着湿热的肉襞向前似的,一口气的插到了子宫口。

  「咿咿!」

  如今也像是几乎要到了高潮一样,有理子摇摇晃晃的扭动起了腰肢,绞紧喉咙。

  「嘿嘿嘿,就是要像这样缠绕的紧紧咬着。要更加的发情喔。」

  「我这里也不会放水的继续折磨你的喔。」

  长山和村井毫不留情的开始折磨有理子。村井使劲的往有理子的喉咙里掏挖,长山也激烈的摇动着腰撞击着有理子的双臀。

  「呜,呜呜喔!……咿!……咿!……」

  有理子不断的翻起白眼,全身扭动拧绞般的挣扎。就像是被身体里官能的火焰痛苦的灼烤一样。

  黏答答的溢出的蜜汁,顺着有理子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大腿内侧闪过了一阵阵的痉挛。

  「看起来也差不多要高潮了吧,太太,嘿嘿嘿。」

  「想高潮吗,太太。不过,还要再稍等一下喔。」

  这么的说后,长山和村井又突然的离开了有理子的身体.

  「不要!……怎么这样……」

  有理子狼狈的张开了无神的双眼,看见了发出可怕光芒的玻璃筒。

  「呵呵呵,要来第五次的浣肠了喔,有理子。这次可不能漏出来了喔。」
  濑岛将充满了浣肠器拿在手里得意的笑着。

                ***

  有理子被摇了起来,张开了无神的双眼,一下子目光涣散的无法集中。
  将双手绑在身后的绳子已经被解了开来,有理子面部朝上的躺在铺被上,全身还佈满了湿淋淋的汗水。

  窗外已经变得完全的明亮,太阳好像已经高高的升起。

  「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太太。已经十点了喔,呵呵呵。」

  长山露出牙齿的笑着说.

  昨日的恐怖现实,突然的苏醒了。

  被令人感到反胃般讨厌的濑岛数不清次的淒惨的用醋浣肠,看见了排泄,还让他看到被长山、村井和津崎三人一起同时的侵犯。而且,这还完全都是濑岛命令丈夫出差,精心计画所照成的事情。

  「不,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弹起来般的坐起了上半身。

  濑岛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得意洋洋的笑着。昨夜彻底的对有理子使用的玻璃制浣肠器,正被随意的被摆在前方的茶几上。

  「昨天的有理子,实在是很厉害呢,呵呵呵。大概都已经数不出来被浣肠了多少次,跟长山他们结为一体了多少次吧。」

  「不要……不要说了!……」

  有理子摇甩着黑发。

  如果提到了昨日的事情,有理子就感到想死般的痛苦,无法忍受。一想到被那样下流的变态做出浣肠等事情,有理子就感觉要发狂了一样。

  不知为何濑岛自己好像并没有侵犯有理子。虽然濑岛替有理子浣肠,舔舐吸吮着肛门,可是有理子却还没有被濑岛侵犯。这是像是地狱般的昨晚,唯一可感到庆幸的地方。

  「其实是还想继续给有理子浣肠下去的呢,可是醋到后来都用完了。而且那浣肠器也太小了一点. 」

  濑岛站了起来,得意洋洋的走到了有理子的身边。

  有理子吓的身体变得僵硬,背筋也紧绷了起来。已经像那样子的浣肠了,难道还不觉的满足吗?

  「离我远一点!……不要过来,不要!……」

  有理子不由得就这样以在铺被上坐起上半身的姿势,一点一点的往后退。
  但是,脚踝却被长山捉住,被拖了回来。

  「嘿嘿嘿,用醋浣肠过后,变得更加性感的屁股,要好好的让老大看一看啊,太太。」

  「不要!……啊啊,我已经不要了啊……」

  发出了哭声,有理子抬起腿来往长山踹着。

  「有理子还有这样反抗的力气啊,真是令人高兴,呵呵呵。今天的责刑会更令人愉快的喔。」

  濑岛高兴的笑着,紧紧的抱住了有理子。

  「啊啊!……不要!……放开我!……」

  「呵呵呵,请尽量的厌恶,让我们感到开心吧,有理子。」

  「不,不要!」

  有理子因为被濑岛抚摸着双臀,发出了悲鸣的扭动着腰肢。

  「呵呵呵……」

  濑岛在双臀上拍了一掌,然后让手离开了有理子的身体.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向后退。背部碰到了墙壁,有理子用双手遮住了乳房,缩起了双腿紧密闭了起来。尽可能的将肌肤在濑岛的视线下隐藏住,拼命的怒视。
  「你们疯了……啊啊,最差劲了……变,变态!」

  「没错,就是这样。我是对有理子的屁股感到了疯狂喔,呵呵呵。尤其是对有理子的屁眼特别感兴趣喔。」

  「…………」

  有理子不知该怎么回答,嘴唇哆嗦的颤抖着。

  濑岛清楚的说出了自己只对令人作呕的排泄器官感到兴趣,对其他一切都不感兴趣的话。昨晚,只有濑岛没有侵犯有理子,就是因为这原因吗……?

  ***********************************
                (5)

  背靠着墙壁,尽可能的远离濑岛的有理子的脚,不小心的踢到了一只兔子的填充玩偶。那是由美最喜欢的填充玩具。

  (小由美……)

  有理子突然想起了孩子的事情。

  昨天,村井将孩子带走后就再也没有见到面了。比一般小孩还要更加一倍黏人的由美,昨天晚上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哭到睡着,是不是为了要见妈妈而哭呢……一想到这,有理子的胸口就像是要裂开来了一样。

  「啊啊……小由美……请让我见见我的孩子吧!……」

  有理子用拼命哀求的眼神看着长山。

  不见村井和津崎的人影,到底去哪里了呢?

  「放弃吧。在你丈夫出差的这段期间,为了不让对太太的调教受到干扰,所以是不会让你见到孩子的。」

  「怎,怎么这样!……让我见见她吧,有美才两岁而已!……这五天一直都自己一个人的话……」

  「不用去想孩子的事,太太只要想会怎么被老大折磨屁眼的事情就够了。」
  「不要……求求你!让我见见由美!」

  有理子几乎要哭出来般的哀求。忘了自己的事情来到长山的面前,紧抓着长山不放。

  「让我见……请让我见见由美啊……」

  「不要在那边说些什么废话。在这样啰啰唆唆的话,就不给小孩吃饭了。」
  「怎么这样!……」

  有理子的声音变得沙哑,几乎就要大哭了起来。

  「长山,不要那样子欺负太太,呵呵呵。有理子果然是个母亲啊。」

  濑岛假装无辜的说,像是在想什么事情的笑着。

  「要见到自己的孩子也可以。可是太太可是要照我的话去做喔。」

  「老大既然这么说的话……」

  濑岛和长山互看了一眼,得意的笑了。

  要怎么的对待有理子,虽然已经做出了完整周到的计画,可是濑岛现在却露出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主意的表情。

  「其实我有个东西想要有理子去买喔,呵呵呵。接下来,如果是要调教有理子的话,只有这么小的浣肠器的话,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太够呢。」

  「…………」

  有理子说不出了话来,紧咬着哆嗦发抖的嘴唇。

  濑岛的意思是要有理子去买要用来折磨自己的噁心道具。那会是什么样的东西,不用讲也可以想像的出来。

  「当然是用来处罚有理子屁眼的道具喔,呵呵呵。有很多是以有理子名义所订购的东西喔。」

  「不要!……谁要买那种东西……啊啊,不要啊!」

  濑岛才刚说完,有理子就发出接近悲鸣的声音叫了出来。

  「不要的话就见不到孩子了喔,太太。而且太太这样的反抗老大,接下来四天就都不给小孩吃饭了喔。」

  长山用严厉的声音叫着。濑岛也满意和恶意的点了点头.

  「四天不吃饭的话,孩子说不定会饿死的呢,嘿嘿嘿。」

  「那样就太悲哀了。无论是北泽君或是有理子都是那么的疼爱小由美呢。」
  「不,不要!」

  有理子绝望的感到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一考虑到自己孩子的事情,有理子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即使知道那会使的自己被令人感到反胃的男人凌辱到极限,比起自己的身体,有理子还是更加的重视孩子的事情。

  「求,求求你……我会照你所说的去做的……所以让我见见孩子吧……」
  「嘿嘿嘿,会照老大所说的去买折磨用的道具吗,太太?」

  「让我见见由美……」

  有理子摇摇晃晃的点着头.

  「孩子还是比自己重要啊。果然是个母亲啊,有理子。这样将有理子调教成牝兽的过程就会变得越来越有趣的啊,呵呵呵。」

  濑岛高兴的笑着。

  让有理子内心中女人和母亲的身分互相的拉扯。一定会很有趣吧。想念着孩子的有理子的母性能忍耐到什么地步呢……?濑岛有让那屈服的自信。

  「用来处罚有理子屁股的道具入手后,今天晚上就不再会手下留情了喔。」
  濑岛一边恶意的这么的说,一边握着手腕将有理子拉了起来。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手隐藏住了乳房和大腿根部。上半身稍微的向前倾倒,一只脚ㄑ字型的弯曲着。

  濑岛完全不在意的,黏腻的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抚摸着。用手品嚐着那充满了弹性的肉感,用指尖缓慢曲折的探索着,像是要测量那肉的重量般的从像面用手掌捧着的摇晃。

  有理子的双臀展现出了傑出的肉感,高高挺起的紧缩着,简直就像是半球一样的圆硕饱满. 光只是这样的看着,就令人想要捉着的吸舔着。

  「真是美好的屁股,呵呵呵。实在是太诱人了喔,有理子。」

  有理子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紧紧的咬着嘴唇,像是要诉说内心的厌恶,全身的寒毛竖立了起来。

  (不要,不要啊……那样变态的……啊啊,已经不要了呀!)

  有理子一边在心中这样疯狂般的叫喊,一边低声的呻吟,好像一发出声音,就会忍不住的要把濑岛推开,所以只能拼命的忍耐着。

  (啊啊……小由美……)

  有理子持续的想着自己的孩子。不想要见到濑岛般的避开了眼。

  「那么,在出门之前,不先把有理子的身体清理乾净是不行的喔。」

  濑岛一边持续不断的抚摸着有理子的双臀,一边将有理子带到了浴室。
  浴缸里已经放满了水。见到了濑岛裸体的有理子,不由得的倒吞了一口气。
  那里耸立着年轻健壮的肉棒。会感觉比长山和村井的还要来的大,是因为那可怕的外型。在肉棒的表面下镶入了无数的珠子。

  「啊啊!……」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避开了眼。

  濑岛故意要让有理子看,自豪般的摇晃着。那可怕的外型沈重的摇摆,使的那看起来更加的可怕。

  「无论再怎么的闭开眼,有理子之后将变得会无法离开这傢伙的喔。」
  「…………」

  「呵呵呵,我会慢慢一点一点的教你这些入珠的好处的喔。初夜应该就是明天或后天吧。」

  濑岛一边得意洋洋的笑着,一边抱着有理子跨入了浴缸。

  浴缸里的水「哗!」的满了出来。有理子到肩部都被浸到了水里,让身心舒畅的温暖渗入了肌肤里.

  「啊啊!……不要……」

  被抱坐在濑岛膝上时,灼热的肉棒在臀丘上摩擦。有理子不经意的发出了声音,又赶紧的咬住了嘴唇。

  拼命的忍耐着的力气几乎要用尽,想要奋力的摆脱濑岛逃跑。可是一想到由美,就无论如何也得忍耐下来。

  「呵呵呵,我只要有理子的屁股就可以了。」

  濑岛在水里的肉棒不断的在有理子的臀丘上压着,摩擦着。在这么做的同时,另一方面的手也捧握住了有理子的乳房,开始捏麵团般的搓揉着。

  「啊,啊……呜呜!……」

  有理子又露出了显试着内心的厌恶,紧咬着嘴唇的表情,左右微弱的摇头呻吟。

  如果不是因为孩子被捉来当人质的话,就完全不用忍耐了。濑岛的触碰,从刚刚就忍不住的感到反胃。

  「这是多么惊人的身体啊。如果让北泽君一个人给佔据的话,真是太不公平了。怎么可以不跟大家分享呢?」

  濑岛亲密的在有理子的耳旁低语.

  「但是只有有理子的屁股,是属於我一个人的喔,呵呵呵。」

  「……你疯了……」

  虽然有理子像是呕吐般的说,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在臀丘上摩擦的有着可怕外型的肉棒,搓揉着乳房还有在腹部、腰肢和大腿上抚摸的手,还有在耳边低语散发着口臭的气息,都使着有理子好几次都想要发出了悲鸣.

  「我从第一次见到有理子的时候,就一直的想念着有理子的屁眼,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罚喔。」

  濑岛一边这么说,一边让有理子在浴缸里站了起来。然后让有理子上半身摆出了弯腰捉着浴缸边缘的姿势,将双臀往后突起。

  双臀刚好的摆在了坐在浴缸里的濑岛的眼前。

  「要,要做什么……」

  即使知道要做什么,有理子还是害怕的不由得的转头看着濑岛.

  「不是已经决定了吗。我要看有理子的屁眼啊。」

  濑岛将手摆上有理子冒出了水面的丰满的臀丘上,渐渐的将谷间拨了开来。
  「啊,啊啊!……不要!……」

  有理子不经意的发出了悲鸣,扭起了腰肢。可是即使如此也没有将濑岛的手给擅开,这就是为了保护孩子的母亲的本能吧。

  「为,为什么,那个地方才刚刚……啊啊,那里不要了呀!……」

  从有理子的嘴里,发出了无法忍耐般的哭声。

  有理子暴露出来的肛门,昨晚所受到的彻底的醋浣肠折磨就像是骗人般的没有发生一样,紧紧缩了起来。就在那下方,有理子的媚肉也静悄悄的露了出来。
  但是,当濑岛将臀丘这样拨开的摇动的话,就像是要证明曾经被长山等人彻底的侵犯似的,吐出了浓稠的白浊液体.

  「呵呵呵,来,要帮有理子的屁眼洗乾净了喔。」

  舔着舌头这么说后,濑岛就将脸埋入了有理子丰满的双臀,吸吮起了肛门.
  「啊啊!怎么这样……咿!咿咿!……」

  有理子发出了颤栗声的向后反仰。

  浴缸里的水因为激烈的波动而满溢了出来。

  ***********************************
                (6)

  好不容易的离开了浴室的有理子,被濑岛抱着支撑的「哈啊哈啊」的喘气。
  被濑岛的嘴和舌头吸舔过的肛门,已经软绵绵的膨胀了起来,那感觉使的有理子的膝盖变得软弱无力。

  「真是悦耳的哭声啊。连客厅里都听的到喔,太太,嘿嘿嘿。」

  长山得意洋洋的对有理子嘲讽的说.

  「因为我用舔的帮有理子清洗屁眼啊,呵呵呵。」

  「太太也真是幸福啊,让老大迷恋到这种程度。你先生应该是没办法为你做出这种事的吧?」

  濑岛和长山,让出浴后还泛着粉红色的有理子的裸体坐在梳妆台前,要求整理好发型,还有化妆.

  有理子什么也没说的拿起了梳子,梳理着洗乾净了的黑发。

  镜子里所映出的,是令人感到失去了生气的悲哀女性。妖性般性感的气味,就像是才刚做爱结束一样,就像是看着他人般的看着自己。

  「啊啊……」

  有理子受到惊吓般的避开了眼,不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紧紧的咬着嘴唇。
  「才一晚就变得这么的性感了,连自己都这么觉得吧,有理子。」

  「…………」

  「痛苦的浣肠会让女人变得更加性感喔。尤其是有理子这样美丽的人妻。」
  濑岛从后面窥视着镜子里面的有理子,得意洋洋的舔着舌头.

  有理子就这样眼睛避开了濑岛,厌恶的摇着头. 像是拼命的控制着想要哭着逃跑的愿望。

  「快点化妆,太太。越是慢吞吞的,就会越晚才能见到孩子喔,嘿嘿嘿。」
  「啊啊……」

  「刚刚太太进浴室时我已经跟村井通过电话了喔,听说你的孩子正在哭着找母亲喔。真是可怜啊。」

  长山的话使的有理子惊吓的抬了起头来。

  「由美,小由美……」

  梳理着头发的手,又再次的动了起来。已经没有感到狼狈迷惑的时间了。
  仔细的整理好黑发后,就开始化妆了。是和以往一样粉红色系的淡妆.
  「这样真是美丽啊。优雅的人妻看起来真让人忍不住的打起冷颤啊。」
  「嘿嘿嘿,尤其是一想起在丈夫出差时,含咬着男人被浣肠时的那一幕啊。
  昨天晚上那样咿咿的哭泣,简直就像是骗人的一样。「

  濑岛和长山就像是看到耀眼的事物,瞇着眼睛的窥试着。

  「……求求你……请,请快点让我见到孩子……」

  有理子紧咬的嘴唇哆嗦的发抖,将哀怨的目光投向了长山。只有对濑岛不愿意哀求……这是有理子无论如何也要坚持的抵抗。

  「把这穿上吧,太太。」

  有理子的脚边被丢下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有理子惊慌失措的伸出了手,用连衣裙将全裸的肌肤隐藏住。

  不被允许穿上内衣类的衣服,在赤裸的肌肤上直接穿上了连衣裙。衣服恰好合身的紧贴在身上,有理子的曲线清楚的在衣服下浮现. 无论是丰满的乳房和突起的乳首,或是圆润丰满的双臀的外型和谷间都被贴身的衣物贴身的描绘着。
  除此之外,这件连身裙还是无袖和超短的迷你裙。如果让身体向前倾的话,赤裸的双臀就几乎有一半会被暴露出来。

  「啊啊……这样子……」

  「这样至少比赤裸着身体好吧,嘿嘿嘿。不过这样子穿对人妻来说,的确是稍微有点太过大胆了啊。」

  长山恶意嘲笑的说.

  「如果是有理子这样美好的身材的话,这样子穿其实也很合适的啊。」
  濑岛一边得意的笑,一边环绕着有理子欣赏.

  有理子的脚上,穿着在脚尖和脚踝用皮釦环绕住的凉鞋式高跟鞋。那双高跟鞋有着几乎会让人往前倒下的跟部。

  除了连衣裙和高跟鞋之外,有理子的脖子和耳朵上也挂上了金的项炼和耳环,是濑岛特别选来的高级品。

  「呵呵呵,那么,就出发去买处罚有理子屁眼的道具吧。」

  「途中如果逃跑或是引起骚动的话,那就在也见不到你的孩子了喔,太太。
  我们人质可不是抓了好玩的啊。「

  濑岛和长山一左一右的抓起了有理子的手臂,带出了门. 中午太阳的耀眼,使的有理子一瞬间感到了头昏眼花的。

  在不远的电线桿那里,站着附近的三名主妇,看起来正在闲聊家常。面向有理子的那位察觉到了有理子。

  「啊啊,那是北泽太太。」

  「哎呀,穿那种迷你裙……真是大胆啊。连我都感到不好意思了啊。」
  「因为对自己的身材有自信吧。而且还很年轻. 不过,真是厉害啊,居然还没穿丝袜啊。」

  那声音有理子也听到了。虽然平时都会马上走上前来交谈,可是今天却不知是否感觉到了异常的气氛,并没有靠近。

  有理子感到了生不如死,不敢直接的看着那三名主妇的方向。

  有理子被要求走到了车站。

  路上的行人都被有理子的美貌给吸引,又同时的被超短迷你裙给吓到,目不转睛的看着。

  (啊啊……)

  简直就像是被游街示众的罪人,有理子不敢抬起头来。一边压着超级迷你裙的裙裾,一边膝盖摇摇晃晃拼命的走着。

  就像是脚下一不注意的要绊倒般的蹒跚而行,每次几乎就要跪倒在地上时,有理子都会被长山抓着手肘的手,用力的拉了起来。

  「才这样子就这么的狼狈可不行喔,有理子。不是明明都在公园里把网球服脱下来变成全裸过了吗?」

  濑岛对有理子嘲讽故意大声的说,轻蔑的笑着。

  「还是,已经有感觉了,肉屄和屁眼也已经变得湿淋淋了吗,太太?所以才这样走的摇摇晃晃的吗?」

  长山也感到有趣的对有理子嘲讽的说.

  即使不知路上的行人听不听的到,有理子还是感到了生不如死的心情。
  ***********************************
                (7)

  越接近车站,来往的人潮也变得越多。也因为如此,注意到有理子,饱览那美色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好漂亮的美女啊。那双大腿是那么的丰满,真是令人受不了。」

  「你看,胸部的前面。果然是没穿胸罩的吧。下面也看不出内裤的痕迹,该不会也没穿内裤吧?」

  「尽管如此还是好性感啊。」

  擦肩而过的年轻人们好奇的窃窃私语着,纠缠般的视线在有理子的身体上爬着。

  (不要……)

  有理子的眼前好像变得一片黑暗。只要能避开人们的目光,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好。

  进入了站前的小巷子里. 那是酒吧、成人录影带店和粉红沙龙等商店并列的欢乐街。即使是在夜里繁华的小巷,在白日也只有少数的行人。

  「店就在那边喔。做好买东西的准备了吗,太太。」

  长山得意的笑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型像是收音机的东西。那是笔记本般的大小,被放入了有理子的皮包里,耳机也被挂在有理子的右耳。

  『有理子,听到了吗?呵呵呵,要照我所说的去买东西喔。』

  从耳机传来了濑岛的声音。

  濑岛的手里握着一个无线的麦克风,声音会从那里传到有理子的耳机里. 同样的无线麦克风,长山的手里也拿着一个。

  「…………」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发抖,虽然用依偎般的眼神看着长山,但是却什么也没说.

  濑岛和长山在巷子里其中的一间成人用品店的前面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喔,有理子。这家店里的用品很丰富喔,呵呵呵,有理子也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

  「听好啦,太太,如果想跟孩子碰面的话,就要照着老大所说的去做。可不要忘了哭泣的孩子的事了喔。」

  濑岛和长山窥视着有理子的脸孔,得意洋洋的笑了。

  「如果反抗的话,就再也见不到孩子了。在那之前,这四天都不会给孩子吃饭的喔。」

  长山像是要给有理子最后致命的一击的这么的说后,在有理子的背后推了一把,有理子便蹒跚的走进了成人用品店里.

  「啊……」

  有理子才刚发出了声音,就急急忙忙的用手呜住了嘴。

  在有理子面前的是个令人无法相信的异常世界。

  在狭窄的店面里并排的架子上摆饰着各式各样令人作呕的刑具……里面有各种不同大小的假阳具、鞭子、拘束具还有浣肠器,还有许多连使用方法都不知道的东西。

  有理子完全无法直视。一瞬间被像是在地狱的拷问室里迷路的错觉袭击了。
  (这样的……这样的地方……)

  有理子几乎想要发出悲鸣的逃跑。

  在展示柜前,有一名光头的中年男子正在阅读体育新闻。男人从眼角余光瞄到了有理子,被与这场所不搭的美女给吓了一跳,不经意的让手中的报纸掉了下来。

  不过确实看起来好像很好色的中年男子,很快的就以毫无顾忌的视线,在有理子暴露出来的大腿上爬动着。

  有理子不由得的像后退了一步。

  『怎么啦,还不直接到老闆那里去吗。是来买东西的喔。』

  『呵呵呵,首先有以有理子的名义所订购的东西,特别请店家买来的喔。』
  有理子听见了从耳机里传来的长山和濑岛的声音。

  稍微晚一点跟随在后进来的濑岛,假装是客人看着架子上的刑具,可是长山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孩子被抓去做人质,有理子已经没有办法逃跑。但是,还是无法允许自己向濑岛乞求。

  有理子再一次的紧咬着嘴唇,双手紧紧握拳,已经觉悟似的走向了老闆的面前。

  「……那,那个……」

  「是,有什么事吗?」

  男人得意的笑着,好像很兴奋的搓磨着双手。

  「……我,我是北泽有理子,之前订购的东西不知道来了没有?」

  虽然有理子依照濑岛的命令,拼命的假作平静的这么的说,但是声音里却发出了颤抖。濑岛在这家店里到底订购了什么东西,内心的不安鼓胀了起来。
  「北泽有理子吗,真是令人吃惊啊。虽然有听说是人妻,可是居然是这样的美女啊……」

  男人的眼睛惊讶的睁大,用检视般的眼神看着有理子。然后从有理子的身上移开了目光,从下面拿出了用皱乱的救报纸包着的东西,摆在了展示柜的上面。
  「像太太这样的美女,居然会用这样厉害的东西,真是令人想不到啊。」
  男人一边这样的说,一边将报纸摊开.

  当眼睛看到时,有理子的呼吸突然的停了下来,眼瞳也冻结住了。

  报纸里面的是看起来有一公升瓶子两倍大的粗大的浣肠器。玻璃制的注射型浣肠器上,有到三千CC的刻度,在刻度的上面被刻上了给北泽有理子专用的字眼。

  「像这么大的东西,在我们店里也是第一次卖出去喔,嘻嘻嘻……」

  老闆看着有理子的眼神里,带有着浓厚的好奇色彩。

  「……不要……」

  声音发不出来,有理子只是眼角抽搐着,嘴唇哆嗦的颤抖。

  「对了对了,这个也一起到了,太太。」

  男人下流的笑着,又窸窸刷刷的拿出了什么东西。

  那是个小拇指般粗的橡胶管,长有三十公分左右,在橡胶管的中间装置了一个像是橡胶球帮浦般的东西。握着那个橡胶球,男人开始握放的压挤着。

  橡胶管前端五公分左右的地方,鼓胀成了球形。

  「如果使用这个肛门帮浦的话,在肛门里面气球就会这样的鼓胀起来,就不用担心在中途漏出来了,太太。」

  「…………」

  有理子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濑岛要拿那种令人作呕的道具,还有巨大的浣肠器对有理子使用吗?

  (不要……那种东西,我不要用那种东西啊……啊啊,不要浣肠……已经,已经不要了呀!……)

  有理子在心里疯狂的喊叫着。虽然拼命的假装镇定,如今却已经美貌抽搐着,不由得的慢慢向后退了。

  『想要到哪里去啊,太太?订购的东西还没有拿喔。』

  从不知哪里观察着有理子吧,长山低沈严厉的声音,透过耳机在有理子的耳里响起。

  『嘿嘿嘿,可不要忘了孩子正在哭泣的事喔,太太。』

  被这么一说,有理子就没有办法抵抗了。

  「订购的东西,这样就没问题了吗?」

  「……是,是的……」

  有理子用几乎听不见得声音说. 脖子像是着火般了一样,玩全不敢直接的看着老闆的脸。

  『怎么了,有理子。这样子才能彻底的给有理子浣肠吧。而且用肛门帮浦的话也不用漏出来了,这样有理子也可以安心了吧。』

  从耳机里传来了濑岛恶意的声音。

  ***********************************
                (8)

  有理子手里拿着订购的物品,一刻也不想在这可疑的店里多留的想要赶紧离开. 可是,这并不被濑岛所允许.

  『还有其他想买的东西喔,有理子,呵呵呵。』

  (不要!……已经,不要了呀……)

  虽然有理子在心里这么的叫着,可是却不被允许对濑岛说那样的话。

  濑岛就在不远的地方,手里把玩着架子上的刑具,假装不认识. 不时的,将眼光撇向有理子所在的方向。

  『说你想要买肛门扩张器那样的东西,有理子。』

  即使听到濑岛的声音,有理子也什么都说不出来。自己再也没办法购买,要用来折磨自己肛门的刑具。

  「还有什么其他想要的东西吗,太太?我们的店里还有很多用来折磨肛门的道具喔,嘻嘻嘻。」

  老闆下流的搓着双手的笑着。

  『怎么啦,太太。没有听到老大所说的话吗?』

  长山低沈的声音在有理子的耳里响起。

  『还不快点做。说你想要买将屁眼打开的刑具啊。不要的话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孩子了喔。』

  长山的声音,使的哭泣的寻找母亲的孩子的身影,浮现在有理子的脑里.
  (啊啊,小由美……)

  一边在内心里呼唤着孩子的名字,有理子一边不敢看着老闆,张开了哆嗦颤抖着的嘴唇。

  「……那个……我,我还想要找……把屁眼打开来的刑具……」

  有理子一边说出被强迫说出的话,一边像是要哭了出来,紧紧的咬着嘴唇。
  「把屁眼打开的刑具吗,嘻嘻嘻。有很多不同的喔。」

  男人从展示柜里取出了数个并排着。

  「这叫做肛门棒,是从最细的开始按照顺序的放进去,到最后最粗的一支放进去为止的扩张的道具喔。」

  「…………」

  「这个叫做扭转棒,是像钻头一样一边旋转一边挖掘屁眼的道具喔。」
  男人得意的笑着,将刑具一个一个的拿给有理子看并且说明用法。因为对方是美貌的人妻,所以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一样。

  「这是肛门珠串,那边的气球也是把屁眼撑开的道具,这个呢……」

  虽然男人正热心的说明,但是有理子已经感到了生不如死。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多种折磨令人作呕的排泄器官的道具。

  紧咬着的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膝盖和穿着高跟鞋的脚也摇摇晃晃的,有理子已经几乎要失去了意识.

  『呵呵呵,肛门扩张器怎样啊,有理子。请老闆拿出来给你看看啊。』
  耳机里濑岛这么的说.

  『如果不快点照做的话,还是你想要让孩子哭吗,太太。』

  长山继续追击的说.

  「……肛,肛门……扩张器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

  「嘻嘻嘻,肛门镜吗,太太。有喔,也有很多种呢。」

  男人取出了大小不一的金属器具,在有理子的面前并排着。

  有理子吓了一跳。虽然说是医疗器具,却会令人感到害怕的叫了出来。但是,有理子却必须保持安静,也没有逃跑的办法。

  『问一下一个叫三片式肛门镜的东西。』

  「……三,三片式肛门镜,是哪一个呢……请给我看看……」

  有理子发出了颤抖的,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询问着。因为为了能够见到孩子,无论再可怕的事也得开口询问。

  「要选三片式的吗,果然是好眼光啊,太太。是这傢伙喔。」

  男人取出来给有理子看。有理子完全搞不清楚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不同。
  『请老闆教你三片式的使用方法吧,有理子。』

  濑岛接下来在耳机里这样的命令。

  「要,要怎么样使用呢……」

  「很简单喔,太太。如果我手指做出的这个圈是太太的屁眼的话……」
  男人用食指和大拇指绕圈,然后将肛门镜金属的鸟嘴部分插到中间.

  握着压下了手柄的部份,金属的鸟嘴就成三片的分开,开始将手指做成的圆圈往三个方向的推开.

  「看到了吗,三片式的特徵就是可以比其他的东西还要更宽的把屁眼撑开喔。嘻嘻嘻,最多可以到十公分左右吧。」

  「怎,怎么会…
评论加载中..